首页 > 资讯 > 航空要闻 > 正文

男飞行员机上性骚扰空姐被判赔10万 反告空姐诽谤求偿百万
2020-09-26 21:22:41 来源:航空圈     责任编辑:admin  字号:TT

台湾中华航空一名男飞行员于2017年被控在飞机上拉空姐进厕所,还说出“很sexy,让人想咬一口”、“小妖精”等语,遭法院判赔10万元台币;但涉事飞行员认为空姐在脸书控诉此事
        航空圈讯  台湾中华航空一名男飞行员于2017年被控在飞机上拉空姐进厕所,还说出“很sexy,让人想咬一口”、“小妖精”等语,遭法院判赔10万元台币;但涉事飞行员认为空姐在脸书控诉此事,已经构成名誉受损,向空姐提告求偿100万元台币。 
 
       综合台湾媒体报道,中华航空一名飞行员、飞行教官张明初2017年遭一名空姐指控,在从泰国曼谷飞回台北的班机上,企图强拉空姐进厕所,还说出“让人想咬一口”等性骚扰字眼,让空姐备感羞辱,甚至出现忧郁、焦虑等症状,愤而提告向其求偿50万元台币,但该飞行员否认性骚扰,台北地院参酌其他空乘的证词后,2019年1月判其应赔10万元。

资料图
 
       判决书指出,空姐控诉,张男于2017年10月时,以教官身分搭乘曼谷飞往台北的班机,起飞前,空姐正在检查客舱,这时张男突然叫住她,询问空姐是不是泰国籍组员,还说:“你皮肤很白耶,轮廓也深,像你这样的姿色在泰国可是国色天香,超级美女呢!”
 
       空姐当场傻眼,但仍礼貌性地回复“谢谢”后就转身离去。岂料,这时张男竟起身拉她的袖口,企图将她拉去厕所,空姐甩开手拒绝后,张男再度伸出手欲摸她的脸,行为相当失控。空姐说,张男对她窃笑,指着她的右眼下方说:“你这里有一个小黑点。”
 
       随后,张男与魏姓客舱经理聊天,张男竟当着空姐的面口无遮拦地说:“这个妹妹很可爱,很sexy,让人想咬一口。”没想到,魏男听了也跟着搭腔:“对啊,每次飞遇到她,我也会过敏。”在航班落地后,张男直接在该空姐身后对她说:“你这个小妖精挺厉害的嘛,把你们客舱经理也搞得心痒痒的。”
 
       张男的言行让该空姐觉得受到严重的羞辱,空姐回家后还确诊出现忧郁、焦虑、失眠、莫名哭泣等精神疾患症状,她向公司提出申诉,华航调查后对张男记一小过处分。

资料图:中华航空
 
       而事后张男也没跟空姐道歉,空姐愤而告上法院,向张男求偿50万元。
 
       张男在法庭上否认性骚扰,还辩称“让人想咬一口”、“小妖精”等话语皆非事实,并强调当天是看见空姐脸上妆没画好,才提醒对方到厕所照镜子;客舱经理则称,空姐是因被张男提醒有眼屎,才感觉不舒服。
  
       不过,该航班的机长、副机长、以及其余同班机的空乘皆指出,曾听闻空姐抱怨张男对她说出无礼的话,也看到张男在飞机起飞前,一直在厕所前找空姐说话,之后空姐的脸色看起来就不太对劲。
 
       台北地院认为,张男虽觉得自己没有性骚扰,但同班机的机组人员都指出,张男有拉空姐到厕所,且若空姐妆容有问题,实在没必要将人拉到厕所,认为张男无视空姐感受,做出超越分际的举动,航空公司内部调查也显示张男举止已构成性骚扰,考量张男任职飞行员月收入20万至25万元,于2019年1月判其应赔偿空姐10万元精神慰抚金,全案仍可上诉。

资料图:中华航空机组人员,非事发图
 
       该飞行员不服判决,并对空姐进行反诉。台湾媒体2020年9月26日报道,台北地方法院审酌后判飞行员败诉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 该飞行员主张,空姐不实指控行为包括在华航申诉书中诓称:“”(机师向空姐表示)你皮肤很白耶,轮廓也深,像这样的姿色在泰国可是国色天香、超级美女耶”、“”这个妹妹好可爱啊,很可口sexy的样子,让人很想咬一口”,甚至将这席话也发在华航空服人员专属脸书社团“梅花不帮忙”里,并向华航诬陷他有轻生念头,促使华航高层就他是否适任机师进行调查。
 
       该飞行员认为,空姐所为不但影响他的社会评价,还严重侵害他的名誉权、工作权,故向空姐求偿100万元,并须将道歉启事刊登在个人脸书及“梅花不帮忙”脸书页面,也要传送至华航公司。
 
       空姐反驳称,法院就张明初性骚扰她一案已判赔10万元,且她依据亲身见闻进行发表,而张男在性骚扰案的诉讼文件确实提及轻生念头,她基于飞行安全公共利益,才向华航安全通报系统报告此事,并非无端诬陷,且该通报系统不具公开性,因此她也无公开散布。
 
       法院认为,根据相关判决、脸书社团内容,认为空姐属亲身经历而发文,并非虚构,也符合香港法规“自卫、自辩或保护合法利益”之免责范围,不构成侵权行为或侵害张名初名誉。
 
       再者张男曾在损害赔偿诉讼中“致法官信”内容中称:“驻日外交人员苏启诚,因为不堪受辱而轻生。我感同身受!有天晚上走过一栋十多层的高楼边,突然感觉大楼底下的行人好像在跟我招手,我看着看着,心中突然觉得很茫然,而且有种想张开双臂向下飞跃的冲动。”
 
       判决指出,张明初在信中不只提到自杀身亡的外事人员,更叙述有从高楼上一跃而下的念头,而空姐向公司通报张明初有自杀倾确有所本,非自行杜撰或捏造,因此认为张明初提告主张无理由,判他败诉,空姐免赔。全案仍可上诉。
 
 
资料图:中华航空空姐

相关热词搜索:中华航空 飞行员 空姐 性骚扰

上一篇:海航推出“海航随心飞 畅享中国行”产品 旗下12家航司参与
下一篇:民航局权责清单编制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召开

分享到: 收藏